亂糟糟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Be happy
  • 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去桐柏看楓葉

天涯戶外群商量去桐柏看楓葉,聽到“楓葉”,我的心立刻被猛烈撞擊了一下,起身打開書櫃,翻出一本學生時代的日記,一枚染了書香的楓葉,靜靜地在眼前燃燒:這片楓葉火紅火紅的,有七個小小的葉瓣組成,像一只張開的手掌,又像一把小巧玲瓏的扇子,更像鳳尾魚的大尾巴。它的邊緣有些鋸齒,紅色的莖細長細長的,根根葉脈呈輻射狀伸向葉子中心,給人一種蓬勃向上的感覺。

這枚楓葉過了塑,精巧細膩,玲瓏剔透,好像害羞的少女,其實它承載著一個少女情竇初開時朦朦朧朧的感覺,很真很純……20年過去了,再次擎起它,發覺那紅豔豔裏流動著一種成熟的美,那是經受了風霜曆練後的浪漫色彩。

“緩緩飄落的楓葉像思念,我點燃燭火溫暖歲末的秋天……”當我唱起這首歌,思緒已經回到了16歲那年的春節,我踏上了去廣州的火車:我是有意在躲避,躲避家庭帶給我的不幸,也借此放鬆一下自己,一學期來,又學習又當家教,沒有真正休息過一天。我是大一的學生了,完全可以打起背包,實現我自小就有的旅遊夢。

列車啟動,月臺上看多了離人淚,突然感覺好笑:離別該是一件高興的事,因為列車會把你帶到另一個環境,那個陌生的環境或許能深深刺激一下你麻木的神經,不是說“一個人能走多遠,心就有多寬嗎?”也許自己的不快樂來自於超負荷的學習和打工,但這有什麼關係呢?旅遊一趟,將自己的所有鬱悶和勞累都打包,丟棄到另一座城市,這樣歸來後的我,就是脫胎換骨後嶄新的我,這樣想著,心裏竟然抑制不住高興起來。

我提著不大的背包,往硬座車廂裏擠去。人滿為患啊,打工者居多,他們很隨意地就地一坐,大包小包把過道也填滿了,我估計這時放只老鼠,都很難從縫隙裏鑽過去。好在我天生不算膽怯,一步一句很有禮貌的歉語,半個小時後竟然擠到了車廂中段,看前面依然是黑壓壓的人群,算了,停止前進,春節的票太難買了——是“站票”就站著吧!可是,即便站也不能挺直了身子,腳底沒有落腳處,只能“金雞獨立”;因為個子瘦小,和周圍站著的人一比,我就成了井底之蛙,只能坐井觀天了。最受不了的是周圍的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怪味兒實在讓人暈厥。沒過多久,腿就發麻了,頭暈沉沉的,但絕對不用擔心會倒下去——周圍人的身體就是支撐。擠吧,哼,索性身子放輕鬆,靠在誰身上才不管呢!

不知過了多久,身邊騷動了一陣,有人擠過來,站在我面前東張西望了一會兒,歎口氣停下來。這時,我的頭就在他脖子下麵,我甚至不用抬眼,就看到他深藍色的西服,灰色的羊毛衫,雪白的襯衣領子,領口處那個蠕動的喉結,我靜下心來,聽到的不是我的心跳聲,而是他的——堅定有力節奏感很強,還有他的鼻息,仿佛就噴在我的頭髮上,離得太近,他身上有種淡淡的皂香味兒,溫和不張揚的氣息……從來沒有如此近距離和一個人貼得這麼近。わたしは
営業のひとって
生まれつきの
素晴らしい文化がある
映画を楽しめて
むかついた
人生って、深い
実にもったいない
その作品が
踊らされるの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