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亂糟糟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Be happy
  • 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或許她不是我的命中註定之人


  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當我錯過一個女子的時候,或許她不是我的命中註定之人
  我愛過一個女子,我也將她錯過
  緣起緣滅,緣份未到
  讓遺憾之處,開滿格桑花
  
  曾經,我在紅塵中愛過一個女子。
  我已經忘記了是在前世還是在今生,因為我即將死去。
  佛說,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佛又說,你愛的那個人或許只是風景。
  愛過了,就隨風飄散了。
  雖然還留有一份記憶,想起來還會有一點淡淡的傷痛和懷念。
  不經歷就不會懂得
  不懂得就不會成長
  成長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在最深的紅塵裡重逢,我邂逅了一個等我許久的人兒。
  她是在等我嗎?
  或許是的,或許不是
  總之在她等一個人出現的時候,我出現了
  或許一個人的成長與年齡並沒有關係,但有一個詞語叫做“少不更事”
  曾經我也年少輕狂過,那時幻想自己是一名將軍,身披鎧甲,立於帳外,馳馬百萬軍前;或是一個梟雄,游于江湖,走於綠林,大碗喝
  
  酒,快意恩仇;可我卻只是一個書生,折筆存書,淡墨清茶。
  興許每個人都是不平凡的,當一個人有了夢想之後,他還會甘於平凡嗎?
  我不是方外之人,業障未除,六根未淨,靈台未清。
  所以我寧昂首而望冷月,不低頭而尋玉金。
  曾若水三千,鴻毛不浮。
  為卿王侯,輕狂天下。
  在最深的紅塵裡相遇,躲不掉的終是一個與你宿命相連的女子。
  若無緣,三千大千世界,百萬菩提眾生,為何與我笑顏獨展,唯獨與汝相見。
  若有緣,待到燈花百結之後,三尺之雪,一夜發白,至此無語,卻只有灰燼,沒有複燃?
  
  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或許我愛的那個女子,沒有前生。
  畫屏金鷓鴣,夢長君不知。
  或許我愛的那個女子,沒有來世。
  江晚正愁予,來往莫相猜。
  或許我愛的那個女子,並未到來。
  
  有多少夢回西樓的晚上,畫堂東側,滿月雕梁。
  我在紅塵中尋尋覓覓,卻始終不知自己朝覲的方向。
  一首情詩,一闕詞話
  
  記得那時有一個女子在吟唱“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我便記得了一個容顏,亦或只是一個名字
  
  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棱,江水為竭,冬雷陣陣夏雨雪,天地合,乃敢於君絕。
  就是那麼一個女子,在滾滾紅塵中消逝遠去。
  
  初知世間有納蘭容若的時候,是因為有一道詞令叫《木蘭花》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驪山雨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我不知道這裡吸引我的是什麼
  是“人生若只如初見”嗎?
  還是那時那事那人
  人生若只如初見,當時只道是尋常
  當時那人,只在當初,不在現在,強求不來
  那時青澀始知愁
  
  有一篇靈動的文字,有一曲記憶的歌
  一個人的故事
  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一個人的演繹
  一個接著一個的演繹
  謝幕之後,終有登場
  有的人成了記憶,有的人成了永恆
  有的人還在臺上,有的人已經離場
  人生如戲
  
  夢裡夢外,有多少次的希望落空
  或許,夢裡所到達的地方,也是最真切的
  多愁善感的人,總是覺得世間滄桑
  我所觸及的,是故鄉的河水從指尖流過,是故鄉的泥沙從指縫間流淌。
  在最深的紅塵裡重逢,闊別許久,未改芳容。
  
  情詩之所以能叩動心扉,是因為它曾有過最真最純粹的愛
  “我欲與君相知”“人生若只如初見”我還在留戀
  我留戀那個“當時只道是尋常”的女子,並無“何事秋風悲畫扇”
  
  倉央嘉措的情詩,納蘭容若的詞
  我所知道的,還有我筆下所熟悉的字
  
  虛付淩雲萬丈材,一生襟抱未曾開。
  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
  人生若只如初見,當時只道是尋常。
  滔滔天下無知己,不是人間富貴花。
  
  “滔滔天下無知己,不是人間富貴花”誰的自嘲,誰的寫照。
  納蘭說自己“不是人間富貴花”而我卻獨愛“有發未全僧”之句。
  
  或許久別重逢之後,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還可以在同一片藏青色的天空下,聞到彼此的呼吸
  或許那時我穿著絳紅色的袈裟,披著帶有唐卡的旌旗
  那時已不在是“有發未全僧”
  那時的我,已經“為一人,戒了紅塵”スパルタン三兄弟の声量
人生真諦的永恆
可我淚已濕透了衣衫!
昔話の伝説は
我聽到春輕叩心門的聲響
釋放我心中的那份淡然與從容
那種生命的悸動之美
給予農民無窮無盡的幸福
你我依舊可以肩依著肩
我們的夢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