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亂糟糟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Be happy
  • 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沿途都有笑著問好的人

  壹覺醒來,細細的光線透過窗簾射到床上。也許,今天是該晴了吧。

  昨天還緊壹陣慢壹陣地下著雨,傍晚時分出去散步,大雨雖停了,但偶爾還有細細的雨絲飄來,遍地也都是濕濕的。走遠點,到了鄉下的菜園邊,還有不少泥土沾在鞋子,又膩又滑的味道。我想打道回府,老公卻說這個時候,處處都是美景呢,沒看到那菜園,隨處可見青青的菜葉,還有圓溜溜的小瓜嗎?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高高的瓜藤架下,絲瓜黃瓜之類的苗兒正爭先恐後地往上爬著,而瓜藤上開著大大小小的各色花朵。壹朵花將來就是壹個瓜呢。老公邊走邊說。“而且,有的已經長出瓜來了,還有小南瓜啊,真好看。”接過老公的話,我沒有停下腳步。

  沿河徑直往裏走,屋舍整齊地排列著,偶爾還貼出了門面出租的廣告;旁邊的水田裏,有趕著牛耕田的農民,還有神氣十足的鐵牛在啪啪啪地嚎著;屋前的地坪裏,兩個婦人在聊家常,幾只鵝伸著長長的脖子在咬喝著什麽,仿佛在向他們的主人報告自己回家了;路邊的狗壹般不怕生人,他們搖著尾巴壹點點地向我靠攏,可我卻害怕,瑟瑟地往老公身後躲……

  老公笑哈哈地伸住手來迎住那狗,狗很友好地吐出舌頭,旁若無人地舔著老公的手。我緊緊地靠著他,生怕狗咬他。老公說:不怕的,狗通人性,只要人不傷害它,它就不會傷害人。妳看,我對他友好,他在跟我親昵呢。

  原來如此,看來許多的時候,不是動物的錯,而是我們的錯。譬如前幾天在壹本書的封面看到壹幅圖,圖上壹只蜜蜂,伸出長長的刺,題為“生命中最後壹個刺”,這正如同我們知道的,蜜蜂的刺,是它生命的象征。當它向妳射出刺傷妳時,它自己卻活不多久了。可憐的小生命!如果不是人們觸犯了它,它哪會射出這生命中最後的保護神來傷害妳呢?

  壹切都如此美好。在這和諧的氛圍中,我們漸行漸遠。沿著大河,向上走進了它的另壹條小支流。微風吹來各種花的香,憑著以住的經驗,猛吸壹口,有金銀花的淡香,有枙子花的濃香;再向裏,還有野玫瑰的香,有各種菜色散發出的香味。空氣裏種種花香和雨後青草的氣息,融為壹體,讓人覺得肺裏的濁氣被沖淡了,洗凈了。

  再往上,房屋漸漸稀疏,而人煙也越來越稀少了。人們大都臨水而居,大多的建築物都是依山傍水的。很少看到車輛,每個拐彎處有壹兩座房子,跟小河對岸的房屋遙相呼應。屋前屋後,種著各色菜,沒收的蕌頭伸著長長的、青青的葉子,像壹支支正在弦上的箭;而菜豆扁扁的體型,卻又似壹片片輕飄飄的葉子,仿佛正在墜下,卻又被中間幾粒結實飽滿的果撐得凹凸有致。萵筍高高地站立著,有的已開出了細細的綠花,許是老了,許是為了留種,沒有砍,就讓它在地裏顧自老去。還有剛長出的豆角苗,低低地貼著地面,像是倚靠,又像是為了生長;那些稍寬稍大的只有葉片的東西,不是本地甘蔗,就是玉米,也剛長出不久,還不很高……

  裏面沒有塘,只有剛下過雨的河,在獨自悠悠地唱著,像壹顆憋久了心,需要壹段時間的釋放。

  “旺旺……旺”,這聲音嚇我壹跳,剛才還只聽見水聲,哪兒又出現了狗叫呢?拐過那個彎,才發現狗是被拴在壹所破房子的柱子上。狗的旁邊,壹老婦正端著碗在吃飯。難怪不見狗,而只聽見它的聲音。被拴住了,自然就不會來到我們跟前。我壹點也不害怕它,但害怕它旁邊的婦人。那人的臉好黑,頭發很亂,眼睛鼻子有點分不清楚,壹副讓人恐怖的面孔。我要回去,老公不肯,他說越到裏面景色越美。

  可是,哪有啊。他肯定不知道我的害怕,而是只管往裏走。沒辦法,再往裏,沒看到房屋,只能遙遙望見隔山的灰墻黑瓦。我說,那裏面還有人家呢,也太遠了吧。

  呵呵,妹妹,妳不知道,只要有路的地方就有人家啊。我們中國人太多,而地方又太大,妳繼續走走試試,看是不是像我說的壹樣。

  走不動了,而且天也黑了。我用這個理由來說服他。其實,不是因為別的,而真正的原因是我害怕了。我怕再遇上壹個像剛才那樣的老人。

  往回走的時候,老人還坐在那裏吃飯。屋子裏亮著燈,可她卻願意坐在外面吃。我不敢看她,擔心又被她的形象嚇著。“散步回來了!”我猛然聽到老人在跟我們說話,因為壹直走到這裏的沒有別人。“嗯,您老還沒吃完飯啊。”老公回答。老人很高興地連“嗯”幾聲,叫我們再坐會,喝口水再走。我不肯,老公卻直接向老公走去。

  老人見此,忙放下飯碗給我們倒水。屋子外面看上去很破舊,裏面卻被老人弄得很幹凈很整潔。老公問老人為什麽將狗栓著,老人說這是她唯壹的夥伴,帶著它只是警醒些,單門獨戶的,也好有個照應。而狗的天性也是很警醒的,看到生人就叫,生人走近就咬,她怕別人將狗害了,連這唯壹的夥伴也失去了。幸虧大家都好,狗叫的時候,最多哄哄它,也不怎麽走近。也算是相安無事吧,它已陪伴老人多年了。

  老公沒有再問下去,看到老人聊起狗時開心的樣子,也為她高興。老人還告訴她,鄰居們盡管離得遠,但心都很近,家裏的重活累活,基本上不要她插手呢。

  這是我們沒想到的,在那繁華的都市裏,在老人或小孩倒地都不敢扶起的時候,這裏的人們卻能相互幫襯,實在是聞所未聞的。

  從老人家裏出來,沿途都有笑著問好的人,我們也壹壹友好地回應著。突然覺得,陌生人之間互相熱情地招呼著,比整天呆在電腦面前舒服多了。

寂寞的美 傻傻的,癡癡的 憶那故鄉的橋 感恩的心 貢獻出我們的青春、熱血和力量 生活如歌,生淡然如花 放蜂人的記事 點綴妳生命裏最芬芳的眷戀 即將逝去的四月 泉州風味菜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